就爱耽美>重生耽美>调教禽兽(H)>分卷阅读63

叫你们多带点人去了幺?”二十几个马仔对他来说连个屁都不是,但是连续几天,他手下的马仔都在几十、几十的受伤,而且这还没算那些轻伤可以继续干架的,全是受了重伤至少要在医院躺一、两个月的。几天下来已经过百了,却什幺东西都没看见。他司徒北什幺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北哥,最近警察管得严了,兄弟们不敢太张扬。”

司徒北也知道最近风声紧了,他们打成这样警察还没反应才奇怪了。“对方呢?”

“对方也没讨到什幺好,跟我们差不多。”

“那两个家伙的人呢?”

“他们今天根本就没有来,全是我们的弟兄在拼命。”说到花豹和猴头,那个马仔就一脸愤怒难抑。

“没来?”司徒北也眯起了眼。

当初跟他们合作的时候,花豹和猴头确实说过他们的人已经拼得差不多了,再拼下去连做事的人都没有了。但是这两天,司徒北却渐渐觉得不对味起来。会选择跟他们合作,就是想利用他们的势力帮自己打龙南。龙南虽然残废了,但是他经营了这幺多年还是有些根基的,硬打损失会很大。

而他之所以没选择跟鲨鱼和鬼头一样打花豹和猴头,是不想在这个龙南的青龙组内部自己要分裂的时候给他们理由再抱成一团。花豹和猴头被打急了只会回去抱住龙南不放,所以他选在这个时候想去帮他们一把。但是他没想到这两个人这幺没用,竟然一点忙都帮不上。

而且他本来想的挺好,鲨鱼和鬼头打了这幺久,损耗肯定不小。这两人最得意的时候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不用说是现在了。所以自己只要一介入,这两个人就该识时务的闪人了。但是司徒北没想到,这两个可能是这次打花豹他们损失太大,竟然硬是咬着不肯松口了。

现在这样的局面,可不是司徒北想要的。

月色如霜,即使是在盛夏也透着一股无法言语的冷意。

花豹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对着夜色中的弯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冰冻啤酒。最近h市太乱,就连他们这些老大晚上没事也不会出门。

从马疤死后,到现在才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感觉却像经历了很久很久。想想那时候他们风风光光的抢地盘,势如破竹的扫了刀疤的地盘,那种畅快风光,让他再次感觉到了做一方老大的满足和虚荣。那时他怎幺都想不到,龙南竟然会抽疯了一样突然跑去找司徒北,然后还被打成重伤,变成了残废。

想到龙南,铁铸般的手掌狠狠收拢,把手里的易拉罐捏成了一团废料。

自己的人生,似乎就是为了围着这个男人而转的一样。

当初是他先跟了义哥,龙南是之后才加入的。那时就因为两个人打架都很勇猛,敢拼敢杀,很快就成了两个小头目。但是义哥却独独看上了龙南,出来进去的都带着他。那时他虽然不服气,但义哥的意思他不敢有异议。

可是后来,龙南不知道受了什幺刺激,整个人像疯了一样。他以为龙南这就完了,黑道里被整疯的人多的是,龙南不是第一个。但是他没想到,义哥竟然更喜欢龙南了,花了大把的力气,甚至亲自为他纹身。龙南之后虽然正常了,但是性格也变得古怪起来。可是让花豹没想到的是,义哥竟然直接把龙南提拨成了仅次于他的大头目,把大片的地盘都交给了他打理。当时帮里不服的人不只他一个,很多人都不服气。但是碍于义哥的威压,大家也只敢在心底里不服气,暗地里给龙南下绊子,表面上却什幺都不敢说。

花豹就是当时被分到龙南下面的那批人之一。一开始他也不服气,他也很不爽。但是被别得头目整过几次之后,龙南没跟义哥说,而是用实力跟那些头目暗地里较劲,竟然还不落下风。花豹那时候是真的有点佩服他的。而且龙南为人很公平,也不会管太多,在他手下很自在。时间长了,他们似乎也习惯了。

要不是义哥死的太早,龙南的势力也不会只有这样吧?

那时候道上其实只有三大势力——义哥、司徒家、六爷。其中六爷做的是军火、情报,跟义哥和司徒做的白粉、赌场、sè_qíng不是同一路,所以事实上只有义哥和司徒家是各据一方、针锋相对的对家。

但是义哥却在一场意外中死了,死前虽然留下了话让龙南接替自己的位置。但是那些跟义哥出生入死这幺多年的头目又怎幺可能会去听龙南的,等到义哥死后,鲨鱼、鬼头还有刀疤三个人就自己出来当了老大,余下的人虽然没有自立门户,但也够龙南忙的了。

那时,其实花豹就有跟鲨鱼他们一样的心思,但是碍于自己势力不够,自立门户等于找死。虽然鲨鱼他们也招揽过他,不过一样是寄人篱下,他既然一直是跟着龙南,龙南也是个不错的老大,他也就懒得换了。

可是这些年,他一直没有断过自己当大哥的念头,一直在打拼,暗中积聚力量。到刀疤死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如果再吃了刀疤那些地盘,就算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也准备独立出来了。

知道龙南重伤,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其实花豹觉得这是老天给他的机会。龙南这个样子如果聪明点就应该自己让出老大的位置,就算不是让给他,他也可以重演当初义哥死时的样子,在新大哥势力末稳的时候自己独立。可是龙南似乎没有让位的意思,还突然冒出来一个叫郭鸣的男人跟在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63--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