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重生耽美>调教禽兽(H)>分卷阅读24

双手也没闲着的撸着柱身,不时的还揉弄着下面的两个小球。

“呣嗯……”

方天诚似乎终于被弄出了感觉,呼吸变得缓慢而粗重,还有类似呻呤般的叹息声。

那声低呤就像对他的肯定和鼓励一样,让郭鸣精神一振,更卖力的从guī_tóu一路舔到了下面的小球。吸着一边的小球,还不时的发出好吃般的“啧啧”声,听得郭鸣自己都觉得脸红。

高高竖立起来的性器越来越饱满紧实,晶莹的液体从胀满了的guī_tóu最当中流了出来。头顶上的呼吸也越来越重,方天诚微微合着眼,一排黑色的睫毛。全身一块块紧绷的肌肉被细密的汗珠打湿,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在肌肉上像上了层油光一样性感诱人。

妈的!这是他见过最最性感的男人了!偷偷看着方天诚的样子,郭鸣只觉得自己下腹的性器也慢慢有了感觉,在贞操锁里胀了起来。

就算是只给这男人当奴隶,他也愿意了。

从新把那根凶器般的性器含进嘴里,这次直接让性器顶到了喉口。郭鸣强忍着想呕吐的感觉,被刺激的喉咙口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润滑着炽热的大guī_tóu。郭鸣用口腔包裹着肉柱,用大量的唾液润滑,让性器就像插进了紧致的后穴中一般在里面抽送着。

“够了!”方天诚终于忍不住了,急躁的翻身爬起来让郭鸣趴到了床上,抹了点润滑剂之后就扶着性器缓缓插进了郭鸣的身体里。

“唔……”就算做过几次,方天诚的尺寸还是有点大。没有做过扩张也没有前戏,强烈的压迫感让郭鸣忍不住低呤出声。

“不听话的家伙,只有被狠狠操过才会老实。”方天诚附在他耳边,嘲笑的低语着。

“你头qín_shòu!这是说女人吧!”

“不一样是被人操?”

“混蛋!要做就快做……”说着,郭鸣放低了上身摆出了更方便方天诚进出的姿势。

方天诚也不再废话,抓着郭鸣的腰就按着快感的节奏抽送起来。开始几次的浅出深入后,属于野兽的速度就开始展露无疑。

“啊——!你个混蛋!慢一点!唔嗯……哇啊!慢、慢点……”

方天诚就像头野兽一样,尤其是做爱的时候。像头野兽一样喜欢后背位、像头野兽一样喜欢横冲直撞、像头野兽一样猛烈持久。但是就是这样的方天诚,毫不懂得体贴温柔的家伙,偏偏让郭鸣爱到骨子里。

就算像个女人一样被操、就算这男人qín_shòu不如、就算自己必须带着贞操锁被操,在这男人舒服的发泄完之后自己只能忍着欲火等它自己平熄。他也愿意给这个男人做奴隶。

就算是只做他的奴隶,他也愿意。

拾玖、出门找生意

“……”

“你个二货明明你也不会!”

“吵死了,你先给我闭嘴!”

“我就知道你不会,哎呀痛痛痛!混蛋你放开我!”

“唔嗯……”外面吵得要死,郭鸣半睡半醒的被吵了半天,最后还是被吵醒了。揉了揉眼望向窗外,果然已经接近黄昏。上午被那qín_shòu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他爽了之后自己又被欲火烧的难受。到最后他也没叫方天诚帮他打开贞操锁,方天诚也没有让他发泄的意思,又忍了一个小时他才睡过去。

“靠!这很简单嘛!把括号里的数字各拉一个2出来,然后直接套公式就行了。”方天诚似乎终于搞懂了,自信的说到。

“看书算什幺本事啊?你不是说你会幺?会你还看书?”成华依然不服气的大叫着。

“我又不是电脑,十几年前的东西谁还记得住。你说看书不算本事?有志气,那你照着书,把作业都做了。”

“靠!你去死吧!”

然后外面就是摔东西打架的声音,当中还夹杂着小华的叫骂和痛叫……

“……”这两个二货……郭鸣无语的坐在床头撑着头叹气。

等到他们打得差不多了,郭鸣衣服也穿好了。走到外面不出意外的看到打架以方天诚的完胜而告终。只是看到满地的课本、作业、笔和报纸文件,椅子也倒了,桌子也翻了,沙发上还好几个大大小小的脚印……

“你们两个,负责把这里收拾干净,否则谁也别想吃饭!”指着满地狼藉的办公室,郭鸣狠狠的说到。

“……”

“……”

一大一小满头黑线的看着他,看了足足一分钟,方天诚尤不死心的说到,“靠!我叫外卖!”

郭鸣狠狠的瞪着他,“好!不过叫之前你最好先找到住的地方,否则他们不知道送到哪去。”

“……”方天诚纠结了下,事实证明性欲得到满足的男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最后方天诚还是决定委曲求全,乖乖的抓着成华一起开始收拾房间。只是嘴里依然郁闷的说到,“操,真是虎落平阳。”

郭鸣扬着嘴角,凑到了方天诚的耳边小声到,“没错,我不就是你的狗幺?”

“……”我ooxx。。。

看到方天诚那张郁闷吃鳖的脸,郭鸣就觉得自己的心情瞬间爽到极点,心情大好的回里面洗脸去了。

最后三个人还是叫的外卖。其实郭鸣本来就很少做饭,手艺也只到勉强能吃而已,所以他跟小华两个人通常也是叫外卖。只有威胁方天诚的时候,郭鸣才会一付“厨房归我管”的架势,其实他也归外卖管。

吃完饭,方天诚继续抓着小华写作业,郭鸣则是收拾了下就出了门。

<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4--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