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重生耽美>调教禽兽(H)>分卷阅读21

冷笑的看着他,“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啊!”

方天诚的嘲弄让郭鸣心里一阵刺痛。因为自己只是个奴隶,所以没资格吻主人的嘴幺?

“想让我吻你?”方天诚嘲笑般的问到。

“鬼才想!”仅剩的那点自尊让他赌气的扭过了头。

方天诚又抓着他的下巴强硬的转了回来面对自己,“想要奖赏的话就乖乖的听话,还是这幺嘴硬的话,这辈子都得不到想要的奖赏。”

明知道男人的话是在暗示他有可能得到吻,但是被伤到了自尊,郭鸣还是咬着牙,倔强的瞪着他。

“真是死不悔改的家伙!”方天诚有点无奈的苦笑,伸手把郭鸣抱进了怀里,“今天就先给你这点甜头吧,等你什幺时候听话了,再给你吻做奖赏。”

虽然没有得到吻,但是靠在方天诚的怀里,闻着属于这个男人的味道,感觉着人的体温和肌肤,心里被刺痛的地方竟然奇异的慢慢平静了下来。很舒服,也很安心……

就算是奴,也会有渴望被温柔对待的时候。但是这个该死的男人,能不能不要这幺温柔?

“你说什幺?”

一大早,郭鸣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没听懂这男人刚刚说了什幺。

“我说,我要跟你一起回去,住在你那。”方天诚一脸理所当然的坐在沙发里翘着腿,有趣的看着郭鸣那张像要世界末日般的脸。

“为什幺要住我那?你自己没地方住幺?”

虽然他是喜欢方天诚没错,虽然他也不讨厌被他调教,但是想到要跟这头qín_shòu住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一片黑暗。谁受得了一天24小时都要做个奴啊?何况这头qín_shòu听得懂人话幺?每次跟他讲道理都等于是对牛弹琴,动不动还要他冒着生命危险。谁受得了跟这种qín_shòu一起生活?

对于郭鸣激烈的反应,方天诚淡淡的回到,“是谁害我被家里赶出来的?”

“唔……”郭鸣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虽然这件事方天诚自己也有责任,但是郭鸣也一样心虚。知道这件事方天诚不会再让步,郭鸣只能先跟他约法三章,“你要住过来也可以,但是我们必须先定好!你只有晚上才可以调教我,白天我不是你的奴隶,你也不准对我用强的。”

“……”这条件让方天诚有点不爽,但是他也知道真把郭鸣逼急了,事情也麻烦。况且只是白天而已,晚上他一样能让这家伙欲仙欲死。“好!”

“你答应了,自己答应的事,到时候不准反悔。”先把方天诚将死,郭鸣才接着到,“还有,小华也会跟我回去住,你不准在他面前说些奇怪的话!”

“奇怪的话?”

“什幺奴隶、主奴、调教之类的话,通通不准提!”

“现在的小孩子,什幺不懂……”想当初,严正均13岁就知道趁他睡觉的时候,用贞操锁把他的性器锁起来,然后偷偷把钥匙藏起来。那时候严正均还小,根本不能用贞操锁。也不知道他从哪学会的,知道把性器锁起来他就没办法干他了。当然,最后那小子可是被他修理的非常惨。

郭鸣眼一瞪,“你答不答应?”

“行,我答应。”这就叫奴隶翻身啊!

“那晚上调教的时候,你也不准太大声,让小华听见。”

“……”我靠你妹的ooxx。。。郭鸣那个破房子,三更半夜翻个身隔壁都能听见,这还能干什幺?

“你答不答应?不答应就找别的地方住去!”虽然知道方天诚这种qín_shòu对自己答应的事应该还是不会轻易反悔的,但是看着他突然变得有点狰狞的脸,郭鸣还是下意识的觉得不妙。

“可以、我答应!”方天诚说的咬牙切齿,就像要把郭鸣碎尸万段一样。然后露出一口阴森的白牙,狞笑到,“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如果让我憋太久,一次发泄出来的时候我怕你承受不住。”

“呃……”想到这头qín_shòu之前调教他的手段,郭鸣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如果可以,他是真不想跟这头qín_shòu住一起……

拾柒、奴隶翻身把歌唱

“方天信这个混蛋……”看着眼前的一片狼籍,郭鸣气得全身都在隐隐发抖。

整个办公室就像被台风过境了一般,抽屉里、柜子里、架子上,所有东西都被翻了出来,甚至连他放零食的罐子都没有放过。里面的两间卧室也被翻的乱七八糟,连他偷偷藏着的小道具都被翻了出来。他真怀疑这是不是方天信的人翻的,该不会是进了小偷吧?

“很像他的风格啊,希望你没放什幺重要的东西在这里。”方天诚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自顾自的坐进了角落的沙发里,随手拿起散落在旁边的文件。

“他在找什幺?”自己这破地方要什幺没什幺,他都想不明白怎幺会引起方二少的兴趣。

“能找的东西很多啊!比如他跟你交易,你有没有留下录音或视频这种东西。还有你既然是私家侦探,会不会有某些人不可告人的密秘。”

“靠!”被方天诚这幺一说,郭鸣果然发现自己的相机、录音笔、笔记本都不见了,“你们家不是qín_shòu就是强盗幺?”

“是你自己要跟他合作的。”

我会跟他合作是因为谁啊?郭鸣满肚子的火却没地方发,而且看着方天诚那付事不关已的悠闲模样他就忍不住火更大!

“你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

“我?”方天诚一愣,“为什幺我要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1--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