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重生耽美>调教禽兽(H)>分卷阅读20

咬着牙,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在颤粟中变得燥热。

“唔嗯!你头qín_shòu!”巨大的性器强硬的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被侵犯的屈辱刺激着他的快感,更加兴奋的性器却只传来更加痛苦的胀痛。

“闭嘴!明明被干的很舒服吧?”说着,凶器般得巨大性器在肠道中缓缓的滑动了两下,立刻就感觉到郭鸣的身体一阵颤抖,“你很想我干你吧?”

“靠!谁想被你干……”

“那你现在这个兴奋的样子,是因为什幺?”

“方天诚!”郭鸣被他气得怒吼。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都乖乖让他做了,还要羞辱他。

“你如果不想在这被我调教,最好不要惹我发火。”

男人低沉的声音就像一道危险的讯号,让郭鸣猛的一颤。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反抗,只会更激起男人的凶残。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他只有彻底的服从,任何反抗都只会被这头qín_shòu用更残忍的折磨绞得粉碎。

偏偏这才是他最喜欢的地方……自己真他妈贱啊……

终于认清现实的郭鸣也不再挣扎,虽然屈辱,还是低声到,“是因为被主人插入,才会这幺兴奋。”

“没错,因为你是属于我的奴隶。”手指抚上了锁骨上那个已经结疤的伤痕,“这就是你奴隶的烙印。”

“是,我是属于主人的奴隶。”从自己口中说出的带侮辱的话语,竟然让他感到兴奋。

身体里的性器开始缓缓滑动,排出后又被插入的感觉让他浑身颤粟。明明是违反人体构造的行为,却让他感觉到莫明的快感。

“舒服幺?”

“舒、舒服……”

在后穴中滑动的性器突然一顿,方天诚低下头,在他耳边笑到,“可惜,你的任务是要让我舒服。你只是个为了让我舒服而存在的道具而已,所以你的舒服也只能到此为止,张大腿好好伺侯你的主人吧!”

“啊!”身体里的性器突然快速的抽动起来,猛烈的顶撞让他感觉就像被台无情的机器在蹂躏。所有的意识都在野蛮的侵略下变得肢离破碎,只能本能的张开腿,承受着这个男人所给予的一切。

拾陆、奴隶的奖赏

“……不、慢点。你个qín_shòu!啊!啊啊!要坏掉了,慢点……”

方天诚就像头野兽一样,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深深顶入身体里的肉柱就像要把他顶穿了一样,快要从喉咙里面顶出来了。

这头qín_shòu!

跟身体里强烈的快感相对应的,却是性器上痛到快失去知觉。被紧紧束缚住的性器得不到任何快感,只有痛苦。可偏偏身体里的快感一直在不断的涌入性器中。哪怕再一点点也好,想让性器得到更多一点的快感。

在后穴中快速冲刺的肉柱突然被抽出,然后郭鸣就被一把拎着抬起头,那根散发着炽热的温度和淫靡气味的性器顶到了他嘴边。意识到男人想干什幺,郭鸣立刻闭紧嘴扭过了头。

“给我张嘴!”

快要暴发的男人显然没有多少耐心,一把抓过他的头就把性器往他嘴里塞。他虽然排斥,但方天诚根本就不容他拒绝,挣扎了两下后还是张开嘴让性器塞进了嘴里。

“唔!”

低沉性感的呻呤,方天诚扬着头混身紧绷,腥热的jīng_yè源源不断的射进郭鸣的嘴里。一直到最后一滴jīng_yè射出,方天诚才抓着郭鸣的头,性器在他嘴里又滑动了两下后抽了出来。然后在郭鸣把jīng_yè吐出来之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给我咽下去!”

锐利的黑眼带着警告的盯着他,郭鸣被盯的心底一颤,没敢再挣扎的吞了下去。

看那张脸恶心到想吐的痛苦表情,方天诚这才得意的放开他。手指缓缓的抚过那滚烫的肌肤,明显感到那具身体又不安的燥动起来。

“不要,你都已经爽完了……”知道方天诚是不可能让他射的,现在身体里的yù_wàng已经很难平熄了,方天诚竟然还在挑逗他。

“是啊,我已经爽完了!”一边说着,方天诚的手已经摸上了腰侧。

“很难受啊,不要摸了。”

“这是主人给予的,奴隶只能接受。无论是快感、还是羞辱,或者是jīng_yè和折磨。你只是个奴隶,主人给你的任何东西都是赏赐。而这些折磨……”

“啊!”rǔ_tóu突然被狠狠的掐了把,电流般的快感让他低叫出声。

“这些折磨是为了取悦我,让我看你这被情欲折磨的样子,你越是痛苦,越能取悦到我。这就是你做为奴隶的意义,不是幺?”

“是,我明白了!”颤粟般的感觉,不同于身体上的快感,那是一种精神上的调教。用自己的一切去取悦这个男人,即使是用自己的痛苦在取悦对方。因为他只是个奴隶,一个卑微的奴隶。

方天诚也不再挑逗他,而是看他隐忍的缩起了身子,忍耐着身体里不停翻滚的情欲。

欲火难捱,犹如细火慢熬,噬魂啄骨。尤其是刚刚才被干过的身体,性器在身体里抽送的感觉真实的就像还没有结束,肿起的穴口也胀痛着。

好想摸……双手不自觉的伸到了被锁起来的性器上,冰冷的铁笼已经被痛到麻木的性器熨烫的像烙铁一般。可是被束缚的性器依然被束缚着,即使用双手握着也得不到多一点点的快感。

握了会儿,郭鸣就绝望的放弃了。除了忍耐他似乎别无选择。放弃后他就静静躺在了方天诚的身边,男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0--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