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 > 古代耽美 > 蓬莱山语 > 第60章 河图(四)

第60章河图(四)

顾亟予一惊,想象力那么一驰骋,语调就变得有些奇怪了,道:“你也知道事情闹大了?当初怎么能那样呢?”

木析没听出他语气里的异样,支支吾吾道:“当时光线不太好,我又喝了点酒,一失手,就……哎,我对不起林林啊……我居然毁了他的……”

“啪”顾亟予一拍桌站了起来,把原本还在忏悔的诡画师吓了一跳。

顾大少指着他鼻子吼:“木析你是不是人啊”

木析努力睁大那双满是皱纹的小眼睛,一头雾水看着他:“啊?……我应该不是吧……”

顾亟予怒了:“你也知道自己不是人啊你是qín_shòu啊不对,qín_shòu不如啊怎么能随便喝点酒就对秦临下手呢”

木析瘪嘴:“啊,我最多算妖嘛贱贱那样才算qín_shòu吧?(自从亟予叫了阎冠宇龙贱贱后,龙神大人就多了个名字……)……嗯?我对林林下手?”

泉灵公子怒:“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你不止下手,只怕还上下其手了吧?”

木木吓了一跳,忙摆手道:“没没没有啊”他想了想,意识到顾大少应该是哪里误解了,“你等等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顾亟予的思维正发散得有如脱缰的野马,闻言一愣,脸色立马红了起来,正要义正言辞继续声讨,突然就见秦临从屋里走了出来。

顾大少和木析自动消音。

秦临依旧是一身青衫,穿林的风扬起他薄纱衣袖翻了几翻,潇潇飒飒一派风雅。木神拿着一卷画,另一手里拎着一小坛酒扬声冲木析道:“我跟翘楚约好去太徙书院比画,你来不来?”

木析闭着嘴猛摇头。

秦临纳闷:“你怎么了?”

顾大少揽住木析的脖子:“啊木木今天跟我混你去吧,玩得开心啊”

秦临歪头看了看他了,还是摇摇头笑了一声出门去了。

顾亟予看秦临走远了,才压低了声音问木析:“到底怎么回事?”看秦临那样,显然是还什么都不知道,木析这幅样子,多半是背后做了什么对不起秦临的事,害怕被发现,正苦恼着怎么在被发现前毁尸灭迹呢

木析好似在思考什么,顾亟予戳他,诡画师终于活了过来,猛地回神揪住顾亟予的衣领,“老泪纵横”地道:“予予帮我一个忙吧”

顾亟予刚刚落回肚子里的小心肝又被吓了一跳,紧张兮兮道:“你……不会要我帮你埋尸体什么的吧……我不要做从犯”

顾大少坚定地摇头,木析捧住他的脸,使劲压:“予予”

泉灵公子伸手去掰他挤压自己脸的手,一脸嫌恶道:“不要用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装可怜……要帮什么忙你先说不对,先交代罪行”

木析松手,很老实地把双手背到身后,站得笔直——顾亟予突然发现老头虽然不胖却还有小肚子,木析严肃道:“你知道河图么?”

顾大少挠头:“伏羲那个九格?大概听川君说过吧,什么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

木析点头:“河图本是星图,其用为地理,故在天为象,在地成形。在天为象乃三垣二十八宿,在地成形则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明堂。天之象为风为气,地之形为龙为水,故为风水。乃天星之运,地形之气,四象四形乃纳天地五行之气。”

顾亟予晕了:“打住我错了,其实那种复杂的东西我也搞不清楚……你要是想请教学问应该在川君走之前说,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找着他了……”

木析忙摇头,长长的胡须被他甩得左摇右晃,颇为滑稽,他道:“好吧,简短说就是林林本来有一副绘制了从天三垣二十八宿三百六十九颗星,到地界黄河七千五百四十二道水路的河图……被我毁了……”

顾亟予在听数字的时候眼睛越瞪越大,听到那最后的那句结语一下缩了回来,变成了一対森森的死鱼眼:“……祝贺你,你死定了。”

木析一本正经的脸瞬间皱回苦瓜状。

顾亟予转身准备走人,这心情瞬间大起大落的实在太累人了他要去睡个回笼觉……

木析扑上去拖住他道:“啊啊啊亟予你要救我啊你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死啊”


状态提示:第60章 河图(四)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护花高手在都市》《风起云涌之双生》《再遇前夫,乱终身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