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 > 强强耽美 > [HP]蝴蝶效应 > 分卷阅读95

实则虚幻又无常。

坎蒂丝并不清楚里德尔遭遇了什么。

作为送出金色飞贼的人,她本身是丝毫不觉得后悔的,但时间一长,身边老是有人在议论她和里德尔,她的坚定又有些动摇了。

也不单单是别人的议论,还有她身边的人,主要是弗利蒙的反应。

弗利蒙每天都很消沉,他以前总会等着她一起行动,但自从那场魁地奇比赛之后,他就有意无意地躲着她。

坎蒂丝知道他在介意什么,却也不觉得这是件坏事,如果可以让他早点醒悟,放弃对她的好感,那暂时不联系就不联系吧。

只要不是彻底绝交就好。

然而,坎蒂丝还是小看了弗利蒙对她的感情。

弗利蒙的一切都受到了影响,就连魁地奇的水平也是。

在和拉文克劳的比赛上,格兰芬多非常爆冷地输了——因为弗利蒙的失误。

他骑着扫帚飞在天上,面色苍白地望着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他惊险地在坎蒂丝之前抓到了金色飞贼,因为拉文克劳的人出色地干扰了坎蒂丝,而弗利蒙愣在那没有动。

坎蒂丝转头望向弗利蒙,弗利蒙抿唇注视了她一会,慢慢转开了头。

坎蒂丝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有点失望,但伍德队长可不就仅仅是失望了。

他激动地骂了弗利蒙一通,气冲冲地提着扫帚离开了赛场。

坎蒂丝缓缓降落到地面上,大家本来还以为这个月可以再跟斯莱特林较量一场的,却因为弗利蒙的失误连进行决赛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其实……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

坎蒂丝认为她也脱不了干系。

她走上前想和弗利蒙谈谈,弗利蒙却红着眼睛自己先跑了。

人们渐渐离开赛场,空下来的魁地奇球场里很快就只剩下她自己了。

仰头看看天,太阳挂在那,金灿灿暖洋洋的,但坎蒂丝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她摩挲了一下手臂,心事重重地通过甬道离开赛场,刚走出甬道没多远,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里德尔。

他应该等了有一会儿了,肩膀上有几片落叶,坎蒂丝无声地走过去,替他把落叶摘掉。

里德尔抬起头,望着她说了句:“谢谢。”

坎蒂丝摇了摇头,沉默地提着扫帚往前走,里德尔忽然朝她伸出手,她愣了愣,不解地望着他,高她近一个头的青年微微蹙眉,直接从她手里拿过了飞天扫帚。

坎蒂丝一怔,低声说了句“谢谢”,里德尔微扬嘴角,站在阳光下注视着她说:“我们觉得,以我们的关系,似乎不必那么客气。”

坎蒂丝站在那没说话,里德尔语调放得很轻:“我以后不会再向你道谢了。”

坎蒂丝还在想弗利蒙的事,有点六神无主,她的视线落在里德尔帮她提着扫帚的手上,因为手握着扫帚,他的手腕从校袍袖子里露了出来,她十二岁时送他的手绳还好端端地戴在他手上,岁月更迭,他的个子在高,手腕也粗了一点,手绳都有些紧了。

坎蒂丝抿起嘴角,伸手摸了一下手绳说:“找个机会我再帮你重新编一条,它好像有点小了。”

里德尔顺势扫了扫自己的手腕,低声念了个咒语,手绳便变成了合适的长短:“不用麻烦,只要一个咒语就可以了。”

坎蒂丝盯着尺寸变得刚好的手绳,仰起头眯眼望着他说:“这样看起来你可以戴着它一辈子了。”

里德尔盯着她看了一会,才换了个语气说:“心情好点了?”

坎蒂丝一怔,点了一下头。

里德尔没说话,他一手提着扫帚,一手抽出魔杖,也不知用了什么咒语,扫帚便自己飞走了。

“它会去它该去的地方,至于你。”他握住她的手,牵着她朝不远处的大树走,“跟我来。”

坎蒂丝被动地跟着他走到了粗壮的大树边,两人背靠树干席地而坐,微风拂过面颊,刚才激烈运动过后有些出汗的坎蒂丝感觉到一阵凉爽。

“你似乎并不完全是因为输了比赛而心烦。”

里德尔侧坐在她旁边,轮廓完美的侧脸面对着她,坎蒂丝看得有些出神。

“我想,这或许还和波特先生有关?”

他说的虽然只他的猜测,但他一点都不怀疑猜测的真实性就对了。

坎蒂丝前段时间的烦恼在此刻全都回到了心里,她将视线从里德尔脸上收回来,不安地拽了拽身上的魁地奇制服,坐在那一声不吭。

里德尔望着她金色的发顶,她低着头,不敢面对他,她根本不知道,她每次觉得委屈和烦恼的时候都会这样逃避与他对视。

里德尔安静了许久,才再次开口说:“我们的关系让波特先生和你疏远了。”

事实被说中,坎蒂丝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单手托腮望着远处道:“你说得没错,他最近状态很差,今天的比赛还出现了严重失误,伍德队长很生气,弗利蒙现在心里应该也很难受。”

“哦,那你不去劝劝他么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95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