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耽美 > 强强耽美 > [HP]蝴蝶效应 > 分卷阅读198

体内的力量。

当他收回了日记本上残碎的灵魂时,那种灵魂融合的舒适感甚至超过了魔法扭曲的痛苦。

他还需要留下一个魂器以防万一,维持他身体和容颜的不老,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达成目的,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那个他笃定一定可以再次见到的人,所以戒指暂时不能收回。

他会耐心等待的。

他会等的。

会等的。

天边泛起亮光,太阳一点点升起来,天亮了。

伏地魔站起身,拖着长长的黑色巫师袍走到窗前,透过窗子朝外望去,里德尔家的墓地就在不远处。

他以为这会是和之前一样毫无惊喜的一天。

直到夜幕降临时,他收到了来自马尔福庄园的信件。

霍格沃茨来了一位新教授。

安娜斯塔西娅·邓布利多教授。

看信人的长眉微微蹙起,他捏着信的手力道极大,信很快就成为了纸团。

接着,纸团又再次被展开,男人在收回了一个魂器之后不那么狰狞的面孔上浮现出几分复杂的怀念。

“安娜斯塔西娅……”

他指腹划过信上提到的名字,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会是谁了。

她回来了。

如他的计划一般,他稍露苗头,邓布利多就急不可耐地想要做点什么。

很好。

这样很好。

这代表着,他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

伏地魔缓缓将信放到一边,再次望进了那面镜子。

他的头发变得和过去一样了,黑色的碎发垂下来,遮住了大部分仿佛被烧伤般的脸。

他红色的眼睛注视着镜子,就那么看着自己,然而看着看着,镜子就被魔咒击碎了。

她会是什么样子呢?

邓布利多把她变成了什么样子?

又或者,她什么也没变?

第四十章

霍格沃茨的夜晚坎蒂丝有很多很多年没见过了。

她记不清自己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夜是怎样度过的,就好像记不清她的学生生涯陪伴在身边的人是谁一样。

不,或许她是记得的。

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打开窗,坎蒂丝坐到窗沿上,伸手去触碰漆黑的夜幕,夜幕上挂着点点星光,一闪一闪,像正在跳动的心脏。

星星就像月亮的心脏。

那她的心脏又是怎样的?

又或者,她的心会跳动吗?

坎蒂丝收回手放在心口处,心脏是会跳动的,否则她早就死了,但她的心跳动得很慢,慢到一种怎样的程度呢……慢到她近乎没有耐心等待它下一次跳动了。

坎蒂丝缓缓离开了窗沿。

其实她是记得那个陪伴她度过学生生涯的人是谁的。

她之所以再次回到这里也正是为了那个人。

可她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感情了,她只知道自己有那样一个使命、一个目的,可她无法对任何人产生什么感情。

邓布利多,那个人,甚至她的儿子,她记忆中未曾尽到抚养义务的儿子,以及分院仪式上见到的哈利,她只是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应该存有的必然联系,可她感觉不到任何感情。

这是复活的代价吗。

这是成为安娜斯塔西娅的代价吗?

坎蒂丝捂着心口,一点点朝卧室走去,她想今夜她可能依然无法入睡,就像醒来后的每个夜晚那样,但她依然会尝试睡着的。

霍格沃茨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的办公桌上摆放着许多陈旧的书籍,它们看上去年纪可能比他都要大,翻页的时候如果不小心翼翼,搞不好会把书页给撕碎。

邓布利多很小心,他谨慎并认真地阅读着每一本书,借着蜡烛的微光去寻找可以让坎蒂丝找回感情的方法。

魂器,一个可怕又邪恶的东西,用魂器复活的坎蒂丝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她。

死而复生,违反常规,肯定要付出一些代价。

当他看见坎蒂丝重新睁开眼睛时,就知道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她变得麻木,冷淡,虽然她依旧对他有着天然的信任和依赖,依然有着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可她没有感情了。

她就像一个工具,为了完成任务而来,如果这就是她重来一次的状态,那邓布利多宁愿从未复活过她。

他宁愿她变成戈德里克山谷那块墓碑下的一把土,也不愿意她再次获得生命却依然仅仅是为了别人。

……还有伏地魔。

坎蒂丝为复活付出了代价,那伏地魔肯定也付出了代价。

他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呢?

他有又多少魂器呢?

这可能要等他们再次见面时才能知道了。

救世主哈利·波特的第一节黑魔法防御术课程在两天后。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198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